六祖坛经全文网
六祖坛经全文网
华严经原文 华严经译文 华严经注音 华严经经典 华严经视频
主页/ 华严经译文/ 文章正文

卷第三十八:十地品第二十六之五【白话】

导读:这时,金刚藏菩萨告诉解脱月菩萨说:“佛子啊!菩萨摩诃萨在七地时,精进修习方便的智慧,仔细清净所有的道法,善巧聚集辅助修道的善法。...

卷第三十八:十地品第二十六之五【白话】

第八地

是时天王及诸天众,闻此胜行皆悉欢喜,

为欲供养于佛如来,及以无央大菩萨众。

雨妙华幡及宝幢盖,香蔓璎珞与宝衣裳,

无量无边有千万种,悉以摩尼作庄严饰。

天女同时鸣奏天乐,普发种种微妙音声,

供养于佛并及佛子,共作是言而普赞叹。

一切见者两足至尊,哀悯众生现威神力,

令此种种诸天妙乐,普发妙音咸得听闻。

于一毛端现百千亿,那由他国具微尘数,

如是无量诸佛如来,于中安住说微妙法。

一毛孔内现无量刹,各有四洲及诸大海,

须弥铁围皆亦复然,悉见在中无有迫隘。

一毛端处现有六趣,三种恶道及诸人天,

诸龙神众与阿修罗,各随自业受诸果报。

于彼一切国刹土中,悉有如来演斯妙音,

随项一切众生之心,为转最上清净法轮。

刹中种种众生身相,身中复有种种刹土,

人天诸趣各各有异,佛悉知已为演说法。

大刹随念变为小土,小刹随念亦变为大,

如是神通无有边量,世间共说所不能尽。

普发此等微妙音声,称赞如来胜功德已,

众会欢喜默然而住,一心瞻仰皆欲听说。

时解脱月复请言说:今此众会皆悉寂静,

愿说随次之所趣入,第八地中诸法行相。

这时,金刚藏菩萨告诉解脱月菩萨说:“佛子啊!菩萨摩诃萨在七地时,精进修习方便的智慧,仔细清净所有的道法,善巧聚集辅助修道的善法。他能这样修行,都是本着往昔广大的愿力,还有如来威力加被,和自己修行善根力量的加持,他恒常忆念如来的十力、四无所畏、十八不共佛法,善巧清净甚深的心念思惟,因此能够成就福德智慧,大慈大悲不舍众生。他能进入无量的智慧,证入一切法,了知一切法本来就是无生、无起、无相、无成就、无毁坏、无穷尽、无转以空寂无性为体性,不管是在开始、或中间、或后际,都是完全平等,这是证得无分别的如如智慧所证入之处。他远离一切心念意识无分别的念头,如在虚空,毫不执着贪取,所以能证入一切法如虚空的体性,这就称为证得无生法忍。

“佛子啊!菩萨成就无生法忍,即时得以趣人第八不动地,成为深湛的妙行菩萨。这个境界难以了知,无有差别,出离一切法相、一切妄想、一切执着,无量无边的声闻、辟支佛都比不上。这个时候,菩萨远离所有的喧闹争论,寂静涅槃的境界显现于前。

“就譬如有一位比丘,具足神通威力,证得自在心,依着修行次第用功,最后进人受想灭尽的禅定,一切的心念活动无分别忆想,都完全停止灭息。这位菩萨摩诃萨也是如此,安住在不动地时,即刻舍弃一切的有功用行,证得无功用法门,所有的身业、口业、意业的心念活动都完全止息,安住在往昔所修清净业力的报得妙行e。

“又譬如有人,在梦里见到自己落人大河中,为了要渡河求生,他发起勇猛的心念,想尽各种方法;因此,就马上从梦中醒来;既然醒过来,那么刚才所梦到的种种也就不存在了。菩萨也是如此,见到众生处在见流、欲流、有流、无明流等四种瀑流时,为了救度众生,心生大勇猛,心生大精进,专心一意地勤苦修学;因此,得以到达不动地;到达不动地之后,止息一切作意的功用行,不再分别我在生死此岸或在涅槃彼岸。

“佛子啊!就像在清净的梵天中不再有欲界的任何烦恼一样;安住在不动地也是如此,一切心念意识不再活动。这位菩萨摩诃萨,心里不会想要行菩萨行,也没有想到成佛、圆满菩提、证人涅槃,更何况是生起世间凡夫的种种念头?

“佛子啊!此地的菩萨,因为往昔所发的愿力,诸佛世尊都亲自示现在他面前,使他证得如来的智慧,使他证人法流门,并且对他说:‘善哉!善哉!善男子啊!这个无生法忍是忍中第一,能随顺所有的佛陀教法。然而,善男子!我们所拥有十力、四无所畏、十八不共法,你至今尚未证得;你应该为了成就这些法门而更加精进修习,不只是满足这个无生法忍。又,善男子啊!你虽然证得这个寂灭解脱的法门,但是所有的凡夫还未证得,他们仍然被各种烦恼与觉观侵害困扰,你应当哀悯这些众生。又,善男子啊!你应当忆念过去所发的大愿,普遍饶益一切众生,使一切众生都证入不可思议的智慧法门。又,善男子啊!一切法的体性,不管佛陀出世或不出世,都是恒常安住毫无变异。诸佛不因为证得这个无生法忍,就称为如来;因为一切的声闻、缘觉二乘,也能够证得这个无分别的法门。又,善男子啊!你观察我们诸佛的身相,智慧无量,国土无量,方便无量,光明无量,清净无量,音声无量。你现在应当再努力成就这些殊胜的境界。又,善男子啊!你刚刚证得的这个大法光明,也就是一切法是无生起及无分别差异。善男子啊!你要知道,如来所证得的大法光明,入无量法,作无量法,转无量法,甚至经过百千亿那由他的时劫,也不可得知。你应该继续努力修行,以成就这个大法门。又,善男子啊!你仔细观察十方世界,有无量的佛国刹土,有无量的众生,有无量的法门,这当中的种种差别,你应该完全如实通达。’

“佛子啊!诸佛世尊给予菩萨这些无量的出生智慧法门,使菩萨能够生起无量无边的差别智慧业行。佛子啊!如果诸佛不将出生智慧的法门给予这位菩萨,那么菩萨将会即刻证人究竟的涅槃,从此舍弃一切利益众生的事业。但是因为诸佛给予这些无量无边出生智慧的法门,使菩萨在一念之间生起无量广大的智慧业行。即使从初发心乃至于证到第七地所修的各种行持,也不及这个智慧业行的百分之一,乃至于不及百千亿那由他分之一;甚至,也不及阿僧祇分、歌罗分、算数分、譬喻分、优波尼沙陀分之一。为什么呢?佛子啊!这位菩萨先以一身为对象开始修行,现在他已经修到第八地,证得了无量的身躯、无量的音声、无量的智慧、无量的受生之处、无量的清净佛国,能够教化调伏无量的众生,供养无量的诸佛如来,证人无量的法门,具足无量的神通威力,有无量不同的大众集会道场,安住在无量身、语、意业中,聚集一切菩萨行愿,这都是因为证入不动法门的缘故。

“佛子啊!就譬如想要把船驶入大海,在还没到大海时,必须用很多人的力量才能成功人海;如果已经进入大海,只要随顺风力就可以航行,不再需要假借人力。进人大海之后,一天所航行的距离,若以尚未到达大海时的速度航行,即使努力一百年也比不上。佛子啊!菩萨摩诃萨也是如此,他积集广大的善根资粮,开着大乘的法船,前往菩萨行愿的大海,能在一念之间,以无作意的无功用智慧,证入一切智智的境界;他即使以无量百千亿那由他的时劫修持有功用行,也比不上现在的成就。

“佛子啊!菩萨安住在这个第八地,以广大方便的善巧智慧所生起的无功用正觉智慧,观察一切智智所实践的境界。也就是观察世间的生成,观察世间的败坏;了知由于业力积集而生成,由于业力穷尽而败坏。对于何时生成?何时败坏?何时生成安住?何时败坏安住?这些都如实了知。

“又了知地界、水界、火界、风界,这四大界中微小的相、广大的相、无量的相、相互差别的相;也了知世界中微尘般细小的相、相互差别的相、无量差别的相。

“任何一个世界中,所有微尘的聚集,以及微尘之问的相互差别,菩萨无不如实了知。任何一个世界中,所有的地界、水界、火界、风界各有多少微尘,所有珍宝财物有多少微尘,众生有多少微尘,佛国刹土有多少微尘,菩萨也都能如实了知。

“他又了知众生广大的身躯、微小的身躯,各由多少微尘生成,也了知地狱众生的身躯、畜生的身躯、饿鬼的身躯、阿修罗的身躯、天人的身躯、人的身躯,各由多少微尘生成。因为他已证得了知微尘相的差别智慧。

“他又了知欲界、色界、无色界的生成,了知欲界、色界、无色界的败坏;又了知欲界、色界、无色界,这三界当中微小的相、广大的相、无量的相、相互差别的相。因为他已证得观察三界现象的差别智慧。

“佛子啊!这位菩萨又生起智慧的光明,以教化调伏众生。也就是善于了知众生身的差别,善于分别众生身,善于观察众生所出生的处所;随顺与众生相应的因缘,而示现化身教化成就众生。这位菩萨能在一个三千大千世界,随着众生的信解差别,以智慧光明普遍出生世间;同样的,在二个三千大千世界,在三个三千大千世界,乃至于在百千个三千大千世界,乃至于不可说的三千大千世界,菩萨都能随顺众生的信解差别,普遍示现出生。因为这位菩萨已经成就如此的智慧,所以能安住在本来的佛国刹土,而普遍示现于不可说佛国刹土的大众集会。

“佛子啊!这位菩萨随着一切众生的信解差别,在众多佛国的大众集会中示现身形。也就是在沙门众中示现沙门的身形,在婆罗门众中示现婆罗门的身形,在刹利?王族众中示现刹利王族的身形。同样,在毗舍庶民众中、首陀大众中、居士众中、四天王众中、三十三天众中、夜摩天众中、兜率天众中、化乐天众中、他化自在天众中、魔界众中、梵天众中,乃至于阿迦尼吒天众中,也都能随着种种众生而化现不同的身形。又他应该以声闻乘的身形度化众生时,就为他们示现声闻乘的身形;应该以辟支佛的身形度化众生时,就为他们示现辟支佛的身形;应该以菩萨的身形度化众生时,就为他们示现菩萨的身形;应该以如来的身形度化众生时,就为他们示现如来的身形。佛子啊!菩萨在一切不可说的佛国刹土中,随着一切众生的信解差别,如此如此地示现各种不同的身形。

“佛子啊!这位菩萨早已远离一切身形的分别想,安住平等境。这位菩萨了知众生身、佛国刹土身、业力果报身、声闻身、独觉身、菩萨身、如来身、智慧身、法身、虚空身。

“这位菩萨了知一切众生心里欣乐的事,能够以众生的身形作为自己的身形,或以自己的身形化现为佛国刹土的身形、业力果报的身形,乃至于虚空界的身形。又因为他了知一切众生心里欣乐的事,所以能够以佛国刹土的身形作为自己的身形,也能化现为一切众生的身形、业力果报的身形,乃至于虚空界的身形。又他了知一切众生心里欣乐的事,所以能够以业力果报的身形作为自己的身形,也能化现为众生的身形、佛国刹土的身形,乃至于虚空界的身形。又他了知一切众生心里欣乐的事,所以能够以自己的身形作为众生的身形、佛国刹土的身形,乃至于虚空界的身形。菩萨能随着一切众生的种种欣乐,将自己化现为如同众生的身形。

“这位菩萨了知众生积集业力的身形、果报的身形、烦恼的身形、色界的身形、无色界的身形,又了知佛国刹土身形中微小的相、巨大的相、无量的相、染垢的相、清净的相、广大的相、颠倒而安住的相、方正安住的相、普入一切的相、方网差别的相。

“他了知业力果报的身形是依假名而有差别,了知声闻的身形、独觉的身形、菩萨的身形是依假名而有差别。

“他又了知如来的身形中,有菩提的身形、愿力的身形、化现的身形、神力护持的身形、相好庄严的身形、威势的身形?、随意受生的身形?、福德的身形、法的身形、智慧的身形。

“他又了知智慧的身形,有善巧思惟之相、如实抉择之相、果报行愿所摄取之相、世间及出世间的差别相、三乘差别之相、共同之相、不共同之相、出离之相、非出离之相、正在修学正道的有学位之相、已证毕的无学位之相。

“他又了知法的身形,有平等无二之相、不败坏之相、随着时劫随着世俗依假名而有的差别相、众生以及非众生法门的差别相、佛法僧三宝的差别相。

“他又了知虚空身的无量之相、周遍各处所之相、无形体之相、无差异之相?、无边际之相、显现色身之相。

“佛子啊!菩萨成就如此的身形智慧之后,得证十种自在:一,命自在;二,心自在;三,财自在;四,业自在;五,生自在;六,愿自在;七,解自在;八,如意自在;九,智慧自在;十,法自在。菩萨因为得证这十种自在,所以成为不可思议智慧的人、无量智慧的人、广大智慧的人、无能破坏智慧的人。

“这位菩萨如此证人、如此成就之后,证得毕竟无过失的身业、无过失的语业、无过失的意业。所有的身、语、意业都随着智慧实践,并增进般若波罗蜜,以大悲心为首要,生起利益众生的方便善巧,善于分别一切诸法,善于发起广大的行愿,为佛陀的威力所护持,精勤不断地修习利益众生的智慧,普遍安住在无边际的差别世界中。佛子啊!简而言之,菩萨安住在这个不动地,他的身业、语业、意业的所有作为,都能积集一切的佛法。

“佛子啊!菩萨安住在这个境地,证得了善于安住在甚深心的力量,因为他的烦恼都不再现前;证得了善于安在最殊胜心的力量,因为他不远离佛道;证得了善于安住大悲心的力量,因为他不舍弃利益一切众生;证得了善于安住大慈心的力量,因为他救护一切世间;证得了善于安住陀罗尼的力量,因为他不忘失佛法;证得了善于安住辩才的力量,因为他善于观察及分别一切法门;证得了善于安住神通的力量,因为他能普遍往诣无边的世界;证得了善于安住广大行愿的力量,因为他不舍弃一切菩萨所想作之事;证得了善于安住波罗蜜的力量,因为他成就一切佛法;证得了如来护持忆念的力量,因为一切种及一切智智都示现在他面前。这位菩萨证得如此的智慧力量,能够实现所有想做的事,而且所做之事都不会不如法。

“佛子啊!这位菩萨的智慧境地,称为不动的境地,因为他的智慧无人能破坏;或称为不退转的境地,因为他的智慧不再退转;或称为难得的境地,因为一切世人无法测量他的智慧;或称为童真的境地,因为他的智慧远离一切过失;或称为生起的境地,因为他的智慧能随着喜乐而得自在;或称为成就的境地,因为他的智慧不再有所造作;或称为究竟的境地,因为他的智慧决定;或称为变化的境地,因为他的智慧随顺行愿都得以成就;或称为力持的境地,因为他的智慧不为他力所动摇;或称为无功用的境地,因为他过去所修的智慧已经成就。

“佛子啊!菩萨成就如此的智慧,证入佛陀的境界,使得佛陀的功德光明能够照耀其身。他随顺着佛陀的威仪,佛陀的境界常常示现其前;又常为如来所护持忆念,梵天、帝释、四大天王、金刚力士也时常伴随保护着。他不曾舍离各种广大的禅定三昧,因此能够示现种种不同的身形,每一个身形中都有着大势力。他天生就有大神通,能够运用自在的三昧神力,哪里有需要度化的众生,他就在那里示现成就正等正觉。

“佛子啊!菩萨更参加大乘的法会,因此能证得大神通力,放出大光明,进人无障碍的法界,了知世界的差别,示现所有的大功德等,都能随意自在。他又能够通达过去、未来,普遍调伏一切邪魔外道,深人如来行持的境界,在无量的佛国刹土修习菩萨行愿。因为他已经获得不退转的法门,所以称为安住在不动之境地。

“佛子啊!菩萨安住在这个不动境地时,能以禅定三昧的力量,常常见到无量的诸佛,而得以亲近承事供养。这位菩萨在每一个时劫的每一个世界中,见到了无量的百位佛陀、无量的千位佛陀,乃至于无量的百千亿那由他位佛陀。他都恭敬尊重,承事供养诸佛,将一切日常所需之物都献给佛陀。他从诸佛所在之处,证得了如来甚深的教法宝藏,受持世界差别等无量佛法光明;假使有人质问世界差别等种种难题,他都能一一回答,不会被人难倒。

“如此地经过了无量百劫、无量千劫,乃至于无量百千亿那由他劫,他所有的善根都变得更为明净。就譬如阎浮提圣王头上的真金宝冠,是一切大臣及人民的庄严具无法相比的。此地菩萨所有的善根也是如此,一切声闻、缘觉二乘,乃至到第七地菩萨的所有善根,也不及他的善根。因为安住在此地的大智光明,能够普遍消灭众生的烦恼黑暗,开启智慧的法门。

“佛子啊!就譬如千世界主一大梵天王,能够普遍运用慈心,放出光明,充满千个世界。这个境地的菩萨也是如此,能够放出光明,照耀百万个佛国刹土微尘数的世界,使所有的众生灭除烦恼火焰而得清凉。

“这位菩萨在十波罗蜜中,愿波罗蜜法门较为得力;其余的波罗蜜并非不修行,而是随顺心力、随顺因缘来修行。

“这是简略地说明菩萨摩诃萨的第八地——不动地。如果要详细地说明,即使经历无量的时劫也说不尽。

“佛子啊!菩萨摩诃萨安住在这个境地当中,多作大梵天王,王宰千个世界,殊胜自在。他善于宣说诸般义理,能够对声闻、辟支佛、菩萨演说到彼岸的法门。即使有人前来质问世界差别的问题等,他也不会被问倒。他实践布施、爱语、利行、同事,如此一切所作的善业,都不离念佛,乃至于不离念一切种智、一切智智。他又想到:‘我应当在众生中,成为上首,成为最殊胜的人,乃至成为一切智智所依止的人。’

“这位菩萨如果发起广大精进力,在一念之间,就能证得百万个三千大千世界中微尘数的禅定三昧,乃至于示现百万个三千大千世界当中微尘数的菩萨作为眷属。如果让菩萨用殊胜的愿力自在示现,更是超过这数目,即使用百千亿那由他的时劫来计算,也无法数知。”

这时,金刚藏菩萨想要复述刚才所讲的义理,就宣说以下的偈颂:

七地修治方便智慧,善集助道大誓愿力,

复得人尊之所摄持,为求胜智登八住地。

功德成就心恒慈悯,智慧广大等同虚空,

闻法能生决定威力,是则寂灭无生法忍。

知法无生无起无相,无成无坏无尽无转,

离有平等绝诸分别,超诸心行如空安住。

成就是忍超越戏论,甚深不动恒现寂灭,

一切世间无能知者,心相取着悉皆能离。

住于此地不起分别,譬如比丘入灭尽定,

如梦渡河觉则无有,如生梵天绝下欲恼。

以本愿力蒙佛劝导,叹其忍胜与其灌顶,

语言我等众善佛法,汝今未获当勤精进。

汝虽已灭烦恼火焰,世间惑焰犹皆炽然,

当念本愿广度众生,悉使修因趣解脱道。

法性真常离诸心念,二乘于此亦能得之,

不以此故名为世尊,但以甚深无碍智慧。

如是人天所应供养,与此智慧普令观察,

无边佛法悉得圆成,一念超过曩等众行。

众生住兹妙智慧地,则获广大神通威力,

一念分身遍于十方,如船入海因风得济。

心无功用任运智力,悉知国土成住坏空,

诸界种种各殊异别,小大无量皆能了之。

三千世界具四大种,六趣众生身份各别,

及以众宝有微尘数,以智观察悉了无余。

菩萨能知一切众身,为化众生同现彼形,

国土无量种种差别,悉为现形无不周遍。

譬如日月住于虚空,一切水中皆现其影,

住于法界安无所动,随心现影亦复皆然。

随其心乐各各不同,一切众中皆现其身,

声闻独觉与菩萨身,及以佛身靡不示现。

众生国土业报之身,种种圣人智慧法身,

虚空身相悉皆平等,普为众生广而示作。

十种圣智普遍观察,复顺慈悲作诸众业,

所有佛法皆悉成就,持戒不动宛如须弥。

十力成就而不动摇,一切魔众无有能转,

诸佛护念天王礼敬,密迹金刚恒守侍卫。

此地功德无有边际,千万亿劫说不能尽,

复以供佛善根益明,如王顶上庄严金具。

菩萨住此第八地中,多作梵王千世界主,

演说三来无有穷尽,慈光普照除众疑惑。

一念所获诸三昧力,百万世界微尘数等,

诸所作事悉皆亦然,愿力示现复过于是。

菩萨第八不动妙地,我为汝等今已略说,

若欲次第广为分别,经于亿劫说不能尽。

第九地

说此菩萨第八地时,如来示现大神通力,

震动十方诸国刹土,无量亿数难可思议。

一切知见无上至尊,其身普放广大光明,

照耀彼诸无量国土,悉使众生获大安乐。

菩萨无量百千亿众,俱时踊在虚空中住,

以过诸天上妙供品,供养说中最殊胜者。

大自在王自在天众,悉共同心喜悦无量,

各以种种众妙供具,供养甚深功德大海。

复有天女千万亿数,身心欢喜悉充遍满,

各奏乐音无量数种,供养人中佛大导师。

是时众乐同时起奏,百千万亿无量分别,

悉以善逝大威神力,演出妙音而为赞叹。

寂静调柔无垢无害,随所入地善勤修习,

心如虚空遍诣十方,广说佛道悟诸群生。

天上人间一切处所,悉现无等微妙庄严,

以从如来功德所生,令其见者乐佛智慧。

不离一刹诣众国土,如月普现遍照世间,

音声心念悉皆陨灭,譬犹谷响无不应者。

若有众生心生下劣,为彼演说声闻行道,

若心明利乐辟支果,则为彼说中乘之道。

若有慈悲乐饶益众,为说菩萨所行胜事,

若有最胜大智慧心,则示如来无上妙法。

譬如幻师所作众事,种种形相皆非实际,

菩萨智幻亦复如是,虽现一切离有无边。

如是美音有千万种,歌赞佛已默然安住,

解脱月言今众清净,愿说九地所行胜道。

这时,金刚藏菩萨告诉解脱月菩萨说:“佛子啊!菩萨摩诃萨以如此的无量智慧思惟观察,为了求得更殊胜的寂灭解脱,所以他又修习如来的智慧,证入如来的秘密法,观察不可思议的广大智慧体性,清净所有的陀罗尼三昧法门,具足广大的神通力,进人互有差别的世界,修行十力、四无畏、十八不共法,随着诸佛转动大法轮,不舍大悲的本愿力,因此得以证入菩萨的第九善慧地。

“佛子啊!菩萨摩诃萨安住在这个善慧地时,如实了知善法与不善法及无记法的业行、有漏失法与无漏失法的业行、世间法与出世间法的业行、思议法与不思议法的业行、决定法与不决定法的业行、声闻法与独觉法的业行、菩萨行法与如来法的业行、有为法与无为法的业行。

“这位菩萨以如此的智慧,如实了知众生心念的密林、烦恼的密林、业行的密林、根器的密林、理解的密林、种性的密林、欣乐欲念的密林、随眠的密林、受生的密林、习气$相续不断的密林、三聚差别的密林。

“这位菩萨如实了知众生心念的种种差别相。也就是心、意、识相互错杂而生起差别的杂起相,心行住着与变异的速转相,心行消灭与生起的坏、不坏相,无形质之相,无边际之相,清净之相,染垢与无染垢之相,束缚与无束缚之相,幻化所造作之相,随顺业力于六道诸趣出生之相。如此百千万亿乃至无量的心相,无不如实了知。

“他又了知烦恼的种种差别相。也就是永久随行不离之相,善与惑倶生而难知之相,诸惑与妄心俱生且相依不舍之相,随眠与现起一义之相,与心念相应及不相应之相,随六道诸趣受生而安住之相,欲界、色界、无色界等三界相互差别之相,爱、见、痴、慢等如同箭一般深人人心而生起种种过错之相,身业、语业、意业等三业因缘相续不绝之相;约略地说,乃至于八万四千种烦恼之相,无不如实了知。

“他又了知所有业行的种种差别相。也就是善、不善与非善非恶的无记之相,有表示与无表示之相,与心念一同生起而不舍弃之相,业因自性刹那败坏而次第招集业果不失绝之相,有受报与无受报之相,受到黑业黑果等众恶报之相,宛如田地有无量差别之相,凡人与圣人的差别之相,现在作业或现生受报、或来生受报、或第三生以后受报之相,三乘道与世间非乘道、固定修行一乘与不定修行多乘之相。约略地说,菩萨甚至了知八万四千种业报之相。

“他又了知各种根器的差别相。也就是下软、持中、上胜之相,过去与未来相互转变而有差别、无差别之相,菩萨上根、缘觉中根、声闻下根的差别相,烦恼共倶生起不互相舍离之相,大乘与非大乘、安定与不安定之相,淳厚成熟调伏柔顺之相,随顺六根之网而轻、转、坏之相,增上之行无能败坏之相,退转与不退转之差别相,久远相随共生不同的差别相。约略地说,乃至于八万四千种根器之相,都能如实了知。

“他又了知各种理解的软、中、上之差别相,了知各种种性的软、中、上之差别相,了解各种欣乐欲想的软、中、上之差别相。约略地说,菩萨甚至了知八万四千种理解、种性、乐欲之相。

“他又了知随眠烦恼的各种差别相。也就是与微细难知的心共生之相,与现起可知的心共生之相,与心念相应或不相应的差别之相,永久相随共行之相,无始以来不拔除之相,与一切禅定、解脱、三昧、三摩钵底、神通相违背之相,欲界、色界、无色界等三界相互连续受生系缚之相,使无边心念相续现起之相,开启十二处门而随逐之相,坚固实在而难以调治之相,在九地成就或不成就之相,只有以无分别智、出世间圣道才得以拔出之相。

“他又了知受生的各种差别相。也就是随顺业力受生之相,六趣受生有种种差别之相,有色界与无色界受生的有种种差别之相,有想天与无想天受生的种种差别之相,以业力为田、以爱执的水滋润、以无明黑暗覆盖、以心识为种子而出生的生命相续存有的苗芽之相,精神的名与肉体的色同时生起不相舍离之相,愚痴、爱染与希求相续存有之相,由五欲的感受、五欲的出生引发无始以来的乐着之相,自以为出离三界的贪求之相。

“他了知习气的各种差别相。也就是善恶之业因与今之现果同起行与不同起行之相,随着所生趣的六道熏染习气之相,随众生所行而熏染的习气之相,随着业力烦恼熏染的习气之相,善业、不善业、无记等熏染的习气之相,随着今生本有到来生后有所熏染的习气之相,依循次第所熏染的习气之相,不断烦恼而修行远离出世行仍不舍弃的熏染习气之相,修学实际佛法或非实际外道法的熏染习气之相,得以见闻及亲近声闻、独觉、菩萨、如来的熏染习气之相。

“他又了知众生的正定、邪定、不定的差别相。也就是正见的正定之相,邪见的邪定之相,正见、邪见二者都有的不定之相,违逆信、进、念、定、慧五根的邪定之相,信、进、念、定、慧五根的正定之相,五逆、五根二者都有的不定之相,八邪的邪定之相,正性的正定之相,更不造作八邪、正性二者且都舍离的不定之相,深深染着邪法的邪定之相,学习八圣道的正定之相,邪法、圣道二者都舍离不修习的不定之相。

“佛子啊!菩萨随顺如此的智慧,称名为安住在善慧地。菩萨安住在此地之后,能了解众生所有的业行差别相,而教化、调伏、解脱众生。

“佛子啊!这位菩萨善于演说声闻乘法门、独觉乘法门、菩萨乘法门、如来境地法门。凡是他经过的地方,智慧也随行而至,因此他能够随顺着众生的根器、本性、欲乐、理解,施行一切差异的教化,来面对不同生趣的众生。菩萨也能随着受胎出生,示现烦恼、随眠、缠缚以及所有业力习气,为众生说法,使众生信心解悟,增益众生的智慧,使众生从各各安住的法乘中解脱。

“佛子啊!菩萨安住在善慧地时,作大法师,具足法师的行持,又善于守护如来的法来宝藏,因此能以无量的善巧智慧,生起四种无碍的辩才,用菩萨的言语文辞演说佛法。这位菩萨时常随顺四无碍智演说佛法,不曾一刻舍离。什么是四无碍智呢?就是对于诸法与障碍的智慧、对于义理无障碍的智慧、文辞无障碍的智慧、欣乐演说无障碍的智慧。

“这位菩萨能以诸法无碍的智慧,了知诸法的自身之相;能以义理无碍的智慧,了知诸法相互差别之相;能以文辞无碍的智慧,正确宣说法义;能以欣乐演说无碍的智慧,不断演说佛法。

“又,他以诸法无碍的智慧,能了知诸法本身的体性;以义理无碍的智慧,能了知诸法的生起与消灭;以文辞无碍的智慧,能安立一切诸法而不断演说;以欣乐演说无碍的智慧,能随所安立的假名,不可败坏且无边际地宣说。

“又,他以诸法无碍的智慧,了知现在诸法的差别相;以义理无碍的智慧,了知过去及未来诸法的差别相;以文辞无碍的智慧,对于过去、未来、现在诸法都没有错误的谬说;以欣乐演说无碍的智慧,了知并宣说每一个世界无边光明的佛法。

“又,他能以诸法无碍的智慧,了知诸法的相互差别;以义理无碍的智慧,了知义理的相互差别;以文辞无碍的智慧,随顺众生的言语音声而宣说;以欣乐演说无碍的智慧,随着众生心所欣乐而演说。

“又,诸法无碍的智慧,是用佛法的智慧,了知差别相的不相异之处;义理无碍的智慧,是用比较类推的比量智慧,了知差别相的如实之理;文辞无碍的智慧,是用世间的智慧差别演说;欣乐演说无碍的智慧,是用第一义的智慧善巧演说。

“又,他以诸法无碍的智慧,了知诸法一相且不可败坏;以义理无碍的智慧,了知五蕴、十八界、十二入处、四圣谛、十二缘起而生起善巧;以文辞无碍的智慧,运用世间易于了解的美妙音声演说佛法;以欣乐演说无碍的智慧,宣说更为殊胜的无边光明佛法。

“又,他能以诸法无碍的智慧,了知一法乘的平等体性;能以义理无碍的智慧,了知诸法乘相互差别的体性;能以文辞无碍的智慧,演说一切法乘无有差别;能以欣乐演说无碍的智慧,演说每一法乘的无量无边行法。

“又,他以诸法无碍的智慧,能了知一切菩萨行、智慧之行、方便法行,依智慧随修随证;以义理无碍的智慧,能了知十地中各地的义理差别;以文辞无碍的智慧,能演说十地的无差别相;以欣乐演说无碍的智慧,能演说每一地无边的修行相状。

“又,他以诸法无碍的智慧,了知一切诸佛如来能在一念之间成就正觉;以义理无碍的智慧,了知各种时劫、各种处所等等的差别相;以文辞无碍的智慧,演说成就正觉的差别相;以欣乐演说无碍的智慧,对于每一句法义,能够以无量的时劫不断演说。

“又,他能以诸法无碍的智慧,了知一切诸佛如来的言语、十力、四无所畏、十八不共佛法,本着大慈大悲,发挥无碍的辩才,善巧方便地转动法轮,而证得一切智智;能以义理无碍的智慧,了知如来随顺八万四千种众生的心意、行为、根器、信解以及相互差别的音声;能以文辞无碍的智慧,随顺众生的行为差异,用如来的音声各别演说;能欣乐演说无障碍的智慧,随着众生的信解,以如来智慧的清净行愿圆满演说。

“佛子啊!菩萨安住在第九地,证得如此善巧无障碍的智慧,证得如来微妙的法藏,可以作为大法师。他又证得义陀罗尼法门、法陀罗尼法门、智慧陀罗尼法门、光明照耀陀罗尼法门、善巧智慧陀罗尼法门、诸多财宝陀罗尼法门、威德陀罗尼法门、无障碍门陀罗尼法门、无边际陀罗尼法门、各种义理陀罗尼法门,如此等等百万个阿僧祇陀罗尼法门都证得圆满,而以百万阿僧祇善巧的音声辩才法门演说佛法。

“当这位菩萨证得如此百万阿僧祇的陀罗尼法门之后,在无量的佛陀处所,在每一位佛陀面前,都能完全以如此百万阿僧祇的陀罗尼法门听闻正法,听闻之后并牢记心头,然后再以无量的差别法门为他人演说。

“这位菩萨刚刚见到佛陀的时候,以头顶礼敬拜佛陀,即马上证得无量的法门;在此处证得的法门,都不是那些依凭听闻受持的大声闻乘者,在百千个时劫所能够领受的。

“这位菩萨证得如此的陀罗尼法门、如此的无碍智慧,就在法座上结跏趺演说佛法;能随着大千世界众生心之所乐的种种不同而演说。他的成就除了诸佛以及十地的受职位菩萨,其余在法会中诸大菩萨的威德光明,都不能与之相比。

“这位菩萨端坐法座时,若想以一种音声演说佛法,使所有大众都能得以明了,就能马上使他们得以明了;有时想以各种声音,使所有大众都得以开悟;有时想在心中放出大光明演说法门;有时想使自己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能演说佛法的音声;有时甚至想使三千大千世界中所有一切有形与无形的生识,都能演说妙法言音;有时想发出一种言音,周遍布满整个法界,使众生都能了解;有时想将一切言语音声都作为佛法的音声,恒常安住而不灭绝;有时想使一切世界的箫、笛、钟、鼓及以歌唱赞咏,一切的乐声都能演说佛法;有时想在一字当中,完全具足一切法之文句、言语、音声的差别;有时想使不可说无量世界中地、水、火、风四大聚所有的微尘,每一微尘都能演说不可说的法门。菩萨想到的这些事,一切都能随心所欲地实现。

“佛子啊!假使三千大千世界中的众生都来到菩萨面前,每一个众生都以无量的言语音声请问难题,每一个人所问的难题都各不同;菩萨在一念之间,就能完全领会他们的问题,而以一种音声普遍解释,使众生随着心之所乐,各各欢喜。如此,乃至于不可说世界的所有众生,在一刹那之间,每一个众生都以无量的音声言语来请问难题,每一个众生所问的难题都各不相同;菩萨在一念之间,就能完全领会他们的问题,并且也以一种音声普遍解释,使每一个众生随着心之所乐而心生欢喜。乃至于遍满不可说不可说世界的所有众生,菩萨都能够随着众生的心之所乐、随着众生的根器及解悟,为众生宣说法门。他承受佛陀的威神力广作佛事,普遍成为一切众生依止怙念的师表。

“佛子啊!这位菩萨又更加精进,成就智慧的光明。假使一毛端上有不可说世界微尘数的佛陀法会,每一个法会中有不可说世界微尘数的众生,每一个众生有不可说世界微尘数的心性欲想;那么,法会中的诸佛会随顺众生的心性欲想,各别给予适当的法门。就如同在一毛端上的情况,一切法界中也都是如此。以上诸佛所演说的无量法门,菩萨在每一念当中都能够领会,从不忘失。

“佛子啊!菩萨安住在这个第九地时,不管白天或晚上,都一心精勤修行,没有别的杂念;因为他一心只想证入佛陀的境界亲近如来,证入诸菩萨甚深的解脱境界,希望常在三昧之中见到诸佛,未曾一刻舍离。因此他在每一个时劫,都能够见到无量的佛陀、无量的百位佛陀、无量的千位佛陀,乃至于无量的百千亿那由他位佛陀,并且恭敬尊重,承事供养。他因为向诸佛请教各种难题,而能证得说法陀罗尼法门,使所有善根变得更为光明清净。

“就譬如善巧的金师用真金来作宝冠,转轮圣王以这个宝冠庄严自身;四天下一切的小王及所有臣民再怎么庄严的器具,也无法与这个宝冠相比。这个第九地菩萨的善根也是如此,一切的声闻、辟支佛以及下地菩萨的所有善根,都无法与之相比。

“佛子啊!就譬如二千世界的主宰——大梵天王,从他身上所放出的光明,二千世界当中再幽远的地方,也都照耀得到而能够去除黑暗。这个第九地菩萨的所有善根也是如此,能够放出光明,照映众生的心,灭除所有的烦恼黑暗。

“这位菩萨在十波罗蜜法门中,以力波罗蜜法门最为殊胜;其余的波罗蜜法门并非不修,只是随着心力、随着因缘来修。

“佛子啊!这只是约略地说菩萨摩诃萨的第九地——善慧地;如果要更仔细地说,即使用无量的时劫,也说不完。

“佛子啊!菩萨摩诃萨安住在这个境地时,多作二千世界的主宰一大梵天王,他善于治理政事,能饶益众生,神通自在,能为一切声闻、缘觉及诸菩萨分别演说波罗蜜行愿;能随顺众生的心念,所有的难题都问不倒他。他实践布施、爱语、利行、同事,如此一切所作的善业,都不离念佛,乃至于不离念一切种智、一切智智。他又想着:‘我应当在一切众生当中,作为上首,作为最殊胜者,乃至于作为一切智智所依止者。’

“这位菩萨如果发起精进心,在一念之间,就能证得百万阿僧祇佛国刹土微尘数的禅定三昧,乃至于示现百万阿僧祇佛国刹土微尘数的菩萨作为眷属。如果菩萨以殊胜的愿力自在示现时,更超过这个数目,甚至以百千亿那由他的时劫来计算,也不能数知。”

这时,金刚藏菩萨想要复述刚才所讲的义理,就宣说以下的偈颂:

无量智力善巧观察,最上微妙世间难知,

普入如来诸秘密处,利益众生入于九地。

总持三昧皆得自在,获大神通入众刹土,

力智无畏不共胜法,愿力悲心入于九地。

往于此地总持法藏,了吾不吾及与无记,

有漏无漏世出世间,思不思议悉皆善知。

若法决定与不决定,三乘所作悉皆观察,

有为无为诸行差别,如是而知入于世间。

若欲了知诸众生心,则能以智如实了知,

种种速转坏与非坏,无质无边等诸众相。

烦恼无边恒与共伴,眠起一义相续诸趣,

业性种种各有差别,因坏果集皆能了知。

诸根种种下中上品,先后际等无量差别,

解性乐欲亦复皆然,八万四千靡不了知。

众生惑见恒随缠缚,无始稠林未能除翦,

与志共俱心意并生,常相羁系不能断绝。

但唯妄想非有实物,不离于心无有处所,

禅定境排仍有退转,金刚道灭方毕究竟。

六趣受生各各差别,业田爱润无明盖覆,

识为种子名色为芽,三界无始恒转相续。

惑业心习生诸种趣,若离于此不复相生,

众生悉在三聚之中,或溺于见或行诸道。

住于此地善能观察,随其心乐及根器解,

悉以无碍妙说辩才,如其所应差别解说。

处于法座如师子吼,亦如牛王大宝山王,

又如龙王善布密云,霪甘露雨充满大海。

善知法性及深奥义,随顺言辞善能辩说,

总持百万阿僧祇义,譬如大海受诸众雨。

总持三昧普皆清净,能于一念普见多佛,

一一佛所皆闻妙法,复以妙音而为演畅。

若欲三千大千世界,教化一切诸群生众,

如云广布无有不及,随其根欲悉令欢喜。

毛端佛众亦无有数,众生心乐亦皆无极,

悉应其心与诸法门,一切法界悉皆如是。

菩萨勤加精进大力,复获功德转为增胜,

闻持尔所诸妙法门,如地能持一切善种。

十方无量诸类众生,咸来亲近大会中坐,

一念随心各各问难,一音普对悉皆充足。

住于此地乃为法王,随机诲诱无有厌倦,

日夜见佛未曾暂舍,入深寂灭智慧解脱。

供养诸佛胜善益明,如王顶上大妙宝冠,

复使众生烦恼灭尽,譬如梵王光明普照。

住此多作大梵天王,以三乘法教化众生,

所行善业普皆饶益,乃至当成一切智者。

一念所入诸三昧海,阿僧祇刹微尘数量,

见佛说法皆亦复然,愿力所作复过于此。

此是第九名善慧地,大智菩萨诸所行处,

甚深微妙难可值见,我为佛子今已宣说。